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甘肅  >  甘肅播報  >  文衛

【老王說隴史】甘肅督軍張廣建五泉山上“植樹”作秀

 2021/03/25/ 09:04 來源:每日甘肅網-蘭州晨報 王文元

甘肅督軍張廣建五泉山上“植樹”作秀

  蘭州曾經林木茂盛

  在歷史上,甘肅的森林覆蓋率還是非常高的。但是隨著人們活動加劇,商貿的興盛,軍隊的往來,人們要建城蓋房,造車做飯,修橋取暖……就少不了要砍伐林木。另一方面,每一次大規模戰爭之后,往往都伴隨著林木的大規模消失。

  在明清之際,蘭州蘭山的林木極其茂盛,明代詩人周光鎬曾經寫過一首詩,記載蘭州皋蘭山的植被狀況。他在《皋蘭山》一詩中寫道:“金城巍巍倚皋蘭,絕頂青青立馬看。山色東連關紫氣,河聲北注隴云寒。天晴萬樹排高浪,日落雙橋枕碧瀾。見說古來征戰地,驃姚曾此走呼韓。”可見,當時蘭州皋蘭山一帶的植被狀況。

  其實,根據出土文物證實,距今5000年左右,蘭州的生態非常好。那時,氣候溫和濕潤,溝溝岔岔流水潺潺,還有古象出沒。蘭州境內有黃河及其支流莊浪河、大通河、湟水、雷壇河、苑川河……先民們選擇依山近水、背風向陽的臺地修建了聚落,以采摘漁獵耕種為生。

  秦漢時,隴上“大山喬木,連跨數郡,茂林蔭翳。”為上上之地。由于戰亂,生活等多種因素,蘭州植被處于不斷消失狀況,但是蘭州城區周圍南北兩山,森林植被還是比較好。

  植樹成為軍閥噱頭

  為保護環境,秦漢之時,國家就出臺相關的法規。歷朝歷代的有志之士,都大力提倡植樹造林,不隨意砍伐林木。不過,有時候,植樹往往成為軍閥政客們的噱頭。比如甘肅督軍張廣建就干過這樣的事。

  民國7年(1918年)3月,在五泉山二郎崗(今蘭州市動物園)舉行了規模盛大的植樹活動。整個活動,先由甘肅省長兼督軍張廣建演說,張在講話中再三強調:“植樹之關系在甘肅尤為當務之急”。接著由大林區署林務專員講述關于植樹造林的技術問題和護林方法,最后共同植樹?墒,由于未解決灌溉問題,這次義務植樹聲勢大,收效小,成活無幾,這其實只是軍閥張廣建的又一次政治秀而已。

  袁世凱的死黨

  張廣建(1864年—1938年),字勛伯,安徽合肥人。張廣建中過秀才,最后屢考舉人未果,才流落到北京、天津一帶,成了北漂。北漂的日子并不好過,無奈之下,張廣建棄筆從戎,在武毅軍聶士成部當了一名軍佐。1900年前后,袁世凱任山東巡撫,被上司保舉為候補知縣的張廣建也分發到了山東。一來二去,他就和袁世凱搭上了關系,成為袁的親信。

  辛亥革命后,張廣建、吳炳湘兩人受袁委派,在山東挑動第五鎮作亂,最終迫使山東取消獨立。張廣建遂任山東布政使,后署理山東巡撫。1914年1月,袁世凱任命張廣建為陜甘籌邊使,帶著軍隊進入甘肅隴東,后任省長兼督軍。

  軍閥們往往說一套,做一套。袁世凱稱帝,封死黨張廣建為子爵。為了顯示氣派,張廣建在蘭州要修建他的子爵府。民國5年(1916年),張廣建為在蘭州建府第,派人進永登連城林區砍伐林木不計其數。   

  撰文/王文元

版權聲明

為加強原創內容保護,日前,甘肅日報、甘肅日報報業集團各子報、甘肅新媒體集團各平臺已將其所有的版權統一授予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進行保護、維權及給第三方的授權許可。即日起,上述媒體采訪、拍攝、編輯、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圖片、攝影、視頻、音頻等原創作品,文創產品、文藝作品,以及H5、海報、AR、VR、手繪、沙畫、圖解等新媒體產品,任何機構、媒體及自媒體未經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許可,不得轉載、修改、摘編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并傳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關內容,請致電0931-8159799。

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